檸檬魚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或許成長的眼淚仍不足以洗鍊我的悲傷,

不然為什麼我還會那麼眷戀旅行...
  • 179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陽光、微笑、蘇維拉




Dear Jessica

       在到達蘇維拉(Essaouira)之前,我想先告訴你關於她的歷史,還有妳所感興趣的世界文化遺產。在15世紀時因為葡萄牙人的入侵,企圖將她當作前進西非的前哨。於是便開始了蘇維拉的首次軍事與商業的發展與建設。直到1541,葡萄牙人失去了蘇維拉,這個城市也隨著失去葡萄牙人帶來的繁華與熱絡。停滯的建設,讓她在回歸當地部落後,逐漸在寧靜與遺忘中緩慢的運息著。




        一直到1765年當時的蘇丹王阿拉維泰聘請了一位法國的建築師將蘇維拉設計成一座軍事與商業並行的歐化城市,並取名為蘇維拉(Essaouira)。除此之外蘇丹王阿拉維泰還要求其他歐洲城市的領事遷移到蘇維拉來,然而隨之而來的富商與權貴又再次的熱絡起蘇維拉的繁華。直到19世紀, 蘇維拉仍是非洲海岸唯一對歐洲開放並且免稅的港口。然而當1912年摩洛哥淪為法國的殖民地時, 蘇維拉(Essaouira)被更名為摩加多爾(Mogador),但也因為日後卡薩布蘭加的崛起,逐漸取代了這個城市在摩洛哥的重要地位。




       1956,摩洛哥獨立後,蘇維拉要回了自己原來的名字,卻喚不回昔日的繁榮與富庶。但是這裡的人們卻因為長期接觸歐洲文化的關係,並不像摩洛哥其他城市般的保守與傳統。在灑滿陽光的港口,總能輕易的看見他們開懷的笑容。也由於蘇維拉(Essaouira)這個城市見證了18世紀後期,歐洲的海港防禦模式的城市在北非大陸的興起以及她的建築依然保存著完整歐式風貌,在德吉瑪廣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無形的世界遺產的同年, 蘇維拉(Essaouira)這個城市也被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





       即使從馬拉喀什搭車前往蘇維拉只需要三個半小時的車程,妳依然如孩子般的貼著窗前遠眺窗外的一片綠海,不安分的吵著正在小憩的我:「我知道,當這片如茵的青色草地變成蔚藍的海風就快到了吧!但是,會不會那時候新鮮的海膽都賣完了…?」若非妳提醒,我都忘了在這個城市我想給妳的三樣驚喜,第一樣就是緊挨著哈珊廣場的露天碳烤了。這的確值得期待,當我在品嘗過卡薩布蘭加的海鮮之後,又聽聞這裡的海鮮更是讓人垂涎




 

       幸運的我們在車站買到了當天回程的最後幾個位置。妳無心和我分享幸運的喜悅,便自顧的拉著我尋找前往哈珊廣場的方向。穿過海軍之門,成群的海歐並未因為我們路過而有任何的騷動,依舊若無其事的大啖著上午漁夫所留下的漁獲,或者海鮮攤販料理後所剔除的部份海產。城牆內的小港灣擁擠著一艄艄藍色的小舟,我告訴妳這些不起眼的小舟卻能撐起蘇維拉的經濟與觀光的資源,例如我們所期待海鮮正是他們每日上午新鮮捕獲的漁獲。幾個在補網的漁夫微笑的和我們點頭,妳問我那麼好的機會為什麼不幫他們拍張照片。親愛的Jessica,這裡漁夫是不讓人拍照的,他們會樂於讓妳拍他們的漁船與漁獲,卻也深信漁夫讓人拍照後會影響漁獲這個古老傳說。





             
             一排比鄰而立的露天海鮮碳烤攤位羅列在哈珊廣場的邊緣,妳無視於這個廣場的悠閒,便拉著我穿梭在這些豐富的海鮮攤前雖然我們遍尋不著所期待的新鮮海膽,卻因為這些豐盛盈滿的海鮮而感到幸福,妳說其實並不是很想吃下這些美味,妳的追尋,是一種情緒,是一種如願以償的喜悅當我和其他旅伴正認真的品嚐著眼前的美味時,果然只見妳瞇著眼悠然的望向遠方享受海風的輕撫與妳所謂幸福與滿足的氛圍我說:妳越來越懂旅行,越來越像個背包客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