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魚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或許成長的眼淚仍不足以洗鍊我的悲傷,

不然為什麼我還會那麼眷戀旅行...
  • 17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古城菲斯



這些日子我們一直在討論關於「被關注」這件事,

因為陳樹菊女士的「被關注」我們才知道,

原來生命還能有如此不凡的價值

因為菲斯古城的「被關注」世人才知道,

原來這個古城還有如此珍貴的文化資產必須被延續

當人們以主觀的善意開始這一切的表揚與探索時,

卻忽略當事人所渴望的單純與寧靜

 

Dear Jessica

妳說這一切一定會有個衝突的矛盾。當我告訴妳這個古城的歷史…。西元808年,伊德里斯王朝(Idrisid dynasty)的伊德里斯二世(Idrisid II)在菲斯河谷的左岸修建了一個繁榮富庶的首都,他在柏柏部落酋長的輔佐與支持下不但積極發展商業與農業,對於當下敏感的宗教信仰更採取寬容的政策,使得外來的移民紛紛湧入這個新興的阿拉伯城市。到了西元1069年,居住在菲斯河谷左岸的柏柏人與來自安達魯西亞的移民和居住在菲斯河谷右岸的突尼斯移民結合起現在菲斯古城的區域輪廓。而到了西元1248馬里尼德人(Marinids)再次將首都建在菲斯更將菲斯推向一個經濟繁榮的高峰。

當摩洛哥淪為法國殖民地的時期,法國人將首都遷往濱海的拉巴特,放棄了這個曾經輝煌的伊斯蘭文化之都。而一個政治中心的轉移免不了也一併移轉了這個城市後續的建設與規劃。停滯的規劃讓這個有著143清真寺、7所穆斯林學校和64座紀念性噴泉的古城菲斯逐漸瀕臨文化資產的保存危機。直到1981年,菲斯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後,又再次喚醒摩洛哥當局與世人對她的重視。一項名為「埃德菲斯」的拯救計畫,在這個古城開始了古蹟修復和文化保存與紀錄的工作。而世界文化遺產的光環也陸續帶來了大量的觀光客,菲斯人面對這些湧入的觀光客開始逐步調整他們原本單純的生活。新的語言、新的態度也在這個原本樸素的千年古城中潛移默化的改變。而妳所謂的衝突與矛盾,想必就是這個古城引起世人關注後的一切吧!而「關注」就像是一柄利劍的兩仞在修復實體文化的同時,也帶來了大批改變古城寧靜的觀光客。

妳說我們也是打擾菲斯的入侵者…。這天我覺得有一種如落葉輕飄落水面的感傷蔓延在妳的談吐之中。妳說妳在這個城市看到了兩種極端不同的表情,一如笑臉盈盈的商家與掮客,或是滿臉不悅的百姓正在被一群拿著像機猛拍的觀光客打擾著。而不論是心靈淳樸本質的改變或者是被打擾的不悅,這兩種表情對妳而言都是負面的改變:「是不是我們正在做著自己最不以為然的事情?」。親愛的Jessica,我知道這個問題一直在旅途中矛盾著妳的思維。或許我們無法把自己深刻的體認傳達給每個興致高昂拿著相機猛拍的觀光客,但是我們至少可以認真的約束自己做個低調的旅人。而這些眼前的無奈是我們日後傳達給週遭友人的借鏡,當一段旅行失去了尊重不管是被打擾的一方或者是被白眼的一方都不是個愉快的經驗。我們渴望探索新奇的事務,他們渴望不被打擾的寧靜,舉起向機之前除了了解當地的風俗,更要徵得當事人的首肯。而至於妳所掛心他們失去的淳樸,或許這些觀光的商機也是改善他們生活的一個契機?關於這點我並不十分確定,但也找不出更能妳寬心的說法了…。

在菲斯的第一個清晨天上飄起無法判斷會持續或者停歇的細雨。灰濛陰鬱的天空一直挽著剛剛「關注」的話題陪伴著妳的憂鬱情緒,我開始有點後悔早餐和妳提起菲斯的歷史時,不該把話題扯遠的。我決定先到新城區去買後天前往Chefchaouen的車票。這樣關於後天的離開會比較容易掌握出發的時間,也或許帶妳到新城區看看一些不同景物能讓妳的情緒舒緩一點。而這場陰鬱的細雨卻一樣持續的跟到新城區車站前的黃色行人磚上,雖然妳的步伐跟著我往車站大廳裡走去,但目光卻停留在街角的一位婦人身上。

濕冷人行道上縮瑟著一個婦人,在持續飄著細雨的街角對著每個路過的行人伸出微微顫抖的雙手,希望得到路人憐憫的施捨,當路人冷漠的走過,那雙乞求的雙手便緩緩的掩住自己悲傷的臉頰。循著妳的視線看著妳注目的一切,心底也跟著感傷起來。她那雙顫抖的雙手在卑微乞求與自尊中交互的矛盾著人生的無奈與感傷。而我們只能在街腳的彼端看著一直落下的細雨與無能為力的一切。回到舊城區的路上我有一種適得其反的無奈,無端的把妳原本低落的情緒搞得更加憂鬱。


到古城之後,雨依舊飄著不該持續的陰鬱。走在石子砌起的路面,雨水像涓涓的溪流混著鑲在石縫之間的黃土沿著街道的兩旁湍急的流向我們剛才費力走過的低點。兩旁店家的主人倚著半掩的門扉彷彿觀望著這眼前這場雨是不是該將另一扇門打開營業。也或者乾脆泡杯薄荷茶聊著眼前這幾個莫名其妙的觀光客,在下著雨的天氣依舊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


       經過石子砌起的隧道順勢停了下來重新打量一下手上那張溼透到快要糊掉的地圖。一隻負著羊皮的驢子在隧道的彼端朝著我們走來,本來就擁擠的隧道讓我們必須僅貼著石壁才能勉強讓驢子通過。當驢子走過後,我們在隧道裡昏暗的燈光下看見在不遠處的石壁邊,倚牆坐著一位婦人,無助的眼神中透露乞求的憐憫,而襁褓中熟睡的孩子讓這個畫面更加的令人不捨,而我發現妳已經無力承受眼前的一切了。於是我牽著妳走過眼前這一幕幕接踵而來的感傷。

親愛的Jessica,記得妳曾說想去印度的泰姬瑪哈陵嗎?當時的我笑著說妳還沒準備好…。或許現在的妳已經明白我所謂的「準備」了吧!目前的妳還不足以承受印度的旅行,在那裡妳會見到更多這種妳無能為力的心酸。我知道妳的善良,也了解妳希望給予妳所見到的無助全部的協助。但是每個人的能力有限,而我們暫時的給予或是情緒上的傷感並無法改變什麼,而當下我們最能做的,便是檢視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也只有在這一刻妳才能強烈的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幸福。我相信旅程中的每一幕都並非偶然,這其中都蘊含著豐富的寓意等待我們去挖掘體會…。

    妳說妳能了解,也會試著理解眼前的無能為力。但是妳無法諒解為什麼我要對婦人拍照?「她們已經很可憐了,你還拍,你剛剛所說的尊重呢?」「如果說這兩張相片是你所謂的有意義的相片,那你的意義在哪裡呢?」這一連串的問題,在情緒複雜的當下我無法條理的回答妳,只能勉強的解釋著:「我知道我拍這兩張相片該注意什麼,我已經盡量低調了,我還刻意沒開散光燈,把相機用外套遮著…。」這件事讓我們沉默了一陣子,而事情過了這麼久我才能條理的告訴妳當下我的堅持。在每次的旅行中都會有一些畫面,勾起我強烈的慾望要留住這個剎那的情緒。或許是一處的風景,或者是一次互動,還是偶發的情緒感動…。這些當下的畫面在事過境遷後會逐漸的模糊與淡化,而藉由鏡頭所留下的剎那,卻能在日後翻開相簿時感受當下最鮮明的記憶與情緒。就像方才我翻開相簿的當下那種強烈的感受又直襲我的情緒。面對這兩張相片,關於現在我所擁有的一切還有什麼不能滿足?不該珍惜?親愛的Jessica,或許我自以為的儘量低調在無形中已經傷害了她們,但是如果就此離開我勢必因為沒留下相片而後悔不已。我依舊固執的想向妳表明清楚自己為旅行該有的尊重,所劃下的那條界線,並要求自己如何的不要逾越。而在一切平復之後向妳說明我當下強烈的想拍下這兩張相片的理由,也希望妳能明白,體諒我蠻橫的固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