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魚不流淚

關於部落格
或許成長的眼淚仍不足以洗鍊我的悲傷,

不然為什麼我還會那麼眷戀旅行...
  • 17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摩洛哥之藍



Chefchaouen是山頂的意思

來自西班牙安達魯西亞的移民帶來了白牆紅瓦的建築

而猶太人卻為這白色的小鎮刷上藍色的粉彩

讓這個山頂的小鎮成為繚繞山間的雲彩

 



Dear Jessica,

在離開菲斯(Fes)前往切夫蕭恩(Chefchaouen)的路上,我們背上的行李與手上的戰利品已經讓我們悖離背包客刻苦勤儉的精神越來越遠,如果妳說我們像狼狽的採購團,我覺得一點也不誇張。每次離開一個城市我們都會因為身上那些愛不釋手的紀念品而彼此揶揄,要對方克制一點,到下一個城市不要再把持不住了…。說,總是這麼說。買,依舊那樣買。我們彼此都是鼓勵對方採購的共犯,面對眼前的異國風情與琳瑯滿目的紀念品,我們也是無法擺脫慾望的累犯…。

車窗外貧瘠的黃色砂礫,開始陸續妝點盎然的綠意。這是離開蘇維拉(Essaouira)後久違的顏色。從開始點綴式的綠色雲朵在天地翻轉之後黃色天空。而後有如陰鬱之前的綠雲密佈,最後再看不見絲毫黃色的天空…。妳說一定是車子坐了太久把我的腦袋搖昏了,不然怎麼會有這種將景物上下倒置的比喻。我笑著,也沒由來的思考著,如果我沒見過沙漠,那麼我該如何形容沙漠唯一的黃色與偶而出現的孤單綠意呢?如果我只見過天空唯一的湛藍與偶而出現的寂寞雲朵,這似乎是對沙漠的單純與絕對的最佳寫照。這只是視角的不同,誰說拿來比喻的天空一定要在想像的上面,海水一定得佔據想像的下方。這個理所當然的框架長久以來束縛著我們潛在的想像力…。妳說這不過是個比喻,我把一切看得太認真了,我依舊笑了笑沒說什麼,但是這樣的對話卻在我心裡激起了一圈圈的漣漪,日後倘若我有了小孩,我一定要提醒自己不要給他思考的框架…。

久違的綠意佔滿整個視野的好情緒,即使山路再迂迴或是窗外逐漸縝密的雨絲,都無法影響我看到這片綠地的愉悅情緒。妳用袖口擦著車窗凝聚的霧氣,拉著我的衣角笑著對我說從來不知道看到綠地會有如此的興奮。我點頭附和著彼此共有的情緒,原來這不單是我獨自一人的感動。車子停在一個精簡到只剩必須的車站,向車站詢問明天離開的班次,唯一班凌晨六點的班次等於宣告我們只剩今天下午可以瀏覽這個藍色的小鎮。出了車站只有一條陡得不見盡頭的上坡。這一段漫長的山路與身上的一前一後背包和手上行李,第一次讓我後悔買這麼多東西。在路邊做第二次休息之後,我們決定試著攔計程車到古城廣場。

到了古城廣場下了計程車後,抬頭望去又是一連串只能步行上坡的小徑,我想我們已經無力提著如此沉重的行李走到山頂預計入住的民宿。剛好在廣場前我們又遇到在廣場附近找好民宿的Lili,我們便一股腦的擠進Lili住的那間叫Hotel Koutoubia的民宿裡。在放下負擔之後眼前景色與情緒才突然瞬間明亮了起來,這是我第一次認真的覺得過度的採買會影響旅行的品質。


       走出民宿,門外的雨還是間歇的落在淡藍色的石板路上,而落在這整個被刷白與塗藍的小鎮上的雨,因為牆上的色彩過度明亮的關係反而看不太出來細雨的線條,彷彿由天空落下的雨水都被這個雲朵般的小鎮給吸收了似的。我瞇著眼看著灰濛的天空,突然想起剛才在車上的對話,便不甘勢弱的對妳說:「妳看!真的沒有絕對的邏輯,現在天空是灰色的泥土,地上卻是淡藍的雲彩,想像本來就不該有絕對的拘束…。」。妳用一種「有完沒完…」的眼神調侃著我,卻附和著我的比喻:「走在這一整片的淡藍色裡,真的好像在雲裡散步…」。



這個小鎮裡的白與藍不同於希臘聖托里尼島上規律而整齊的藍白線條,用色也沒有那麼絕對的純白或單一的藍。這裡的藍與白沒有一定的比例與規律,色彩的層次也沒有可循的邏輯,是一整個隨性的美麗。延著山坡而起的藍色牆面沒有過度平整的粉刷,反而有一種自然樸實的質感。每走幾步淡藍色的牆就會出現一扇深藍色的小門。而漫步Chefchaouen的另一種趣味往往就出現在這些半掩的藍色門扉裡。





 
     這個古城裡雖然沒有像菲斯或是
馬拉喀什那種門庭若市的市集,卻不會因此而失去了逛街的樂趣。這一扇扇的藍色門內,有時候是甜蜜豐盛的糖果餅鋪,有時候會有色彩鮮艷的毛線在織布機上舞動成美麗的毛毯,又或者是用最傳統的方式為皮革上色的藝術家,正在為他即將完成的皮包上最後一道工序,每一扇藍色的門後似乎都準備著一份驚喜…。

親愛的Jessica,在Chefchaouen那個短暫的下午雖然一直伴著間歇性的陣雨,但是這個小鎮卻是我在摩洛哥這趟旅途中最喜愛的片刻。在摩洛哥的這些日子以來,我們一直在貧瘠與炎熱的黃色系裡旅行,厚重的黃土牆與無際的沙漠將我的摩洛哥回憶裹上一層專屬的黃色,而這個顏色本來是我為這個國度所下的一個註腳。但是在這個山城裡的一抹藍卻像是流經摩洛哥回憶裡的荒漠中那條冰涼的潺潺小溪,明亮獨特卻不突兀的在這段黃色記憶中冷卻回憶時的暑氣。我愛極了這個在摩洛哥獨有的藍色,不管他們上色起初的目的是為了避暑或是驅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